歡迎注冊會員! 注冊  |  登錄  加入收藏

11.gif

當前位置:贵州快三中奖规则和奖金 > 商業信息 > 市場分析 >
臺灣戲劇角逐大陸市場的背后
時間:2015-04-22 16:25:55   來源:中國演藝科技網

        【中國演藝科技網訊】4月上旬,由臺灣大開劇團歷時5年創作的《金花喜事》作為第三屆北京國際女性戲劇節開幕大戲亮相國家大劇院,這部以女性視角探討愛與犧牲的喜劇獲得了觀眾的普遍好評。4月25日,2015兩岸小劇場藝術節也將在北京開幕,屆時,《我和我的下午茶時光》、《剪紙人》等多部臺灣戲劇將陸續上演。隨著近幾年兩岸戲劇的頻繁交流,大陸觀眾接觸臺灣戲劇越來越容易,不少人因此斷言,龐大的觀眾群體將為臺灣戲劇提供廣闊的市場前景,大陸將成為臺灣戲劇的淘金之地。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

        臺灣戲劇在大陸升溫

        2006年之前,來大陸演出的臺灣劇團并不多,劇目品種也比較單一,主要以話劇為主,近幾年雙方之間的戲劇交流逐漸頻繁起來。從戲劇類型上看,除了話劇以外,兒童劇、音樂劇等舞臺劇也在慢慢增多。“臺灣和大陸之間的戲劇交流早期基本上是官方之間的邀請和訪問行為,主要目的是展示和交流,幾乎不涉及商業演出。”臺北藝術中心專案經理李慧珍說。如今,臺灣與大陸之間的戲劇交流早已不像之前那樣簡單,除了原汁原味的搬演以外,雙方也開始在劇目創作以及戲劇人才培養等方面進行深入合作,臺灣導演在大陸執導,大陸演員來臺演出的創作方式已經成為一種趨勢。比如,曾經在兩岸戲劇界引起不小轟動的話劇《如夢之夢》,就是由臺灣導演賴聲川執導,大陸演員李宇春、許晴、胡歌等人參演的。

        從單純的劇目展示到合作創排,這一交流趨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中國國家話劇院劇場運營中心主任傅維伯看來,臺灣戲劇與大陸戲劇之間存在不小的差異,臺灣獨特的戲劇風格給大陸戲劇市場帶來一股清新之風,大陸愿意邀請臺灣劇團來演出。“大陸戲劇整體來說比較偏重主旋律,而臺灣戲劇風格清新細膩,講究從生活中來到生活中去,注重人物內心細微情感的表達,講述和普通觀眾有關的故事。”

        “從臺灣方面看,戲劇創作的能量很大,但市場容量很小,主要集中在臺北,即便市場擴展到全臺灣,也只有2300萬左右的人口,創作產量與市場需求之間存在很大矛盾,臺灣戲劇需要一個更大的市場,因此必須走出去,而最快的方式就是到大陸來,這是一個令人垂涎的市場。”臺灣廣藝基金會副執行長徐昭宇表示。由于市場有限,在臺灣演一出戲,如果能堅持演出十幾場就是很不錯的成績,像《戀愛的犀?!吩詿舐窖莩?000多場,這在臺灣簡直是天文數字。隨著表演工作坊、果陀劇場等臺灣本土劇團的作品被搬上大陸舞臺,并實現不錯的收益,臺灣很多劇團也紛紛將大陸視為“淘金之地”,希望有機會能將自己的作品帶到大陸來演出。

        到大陸演出并不容易

        在大陸市場對臺灣劇團的誘惑越來越大的同時,記者經過梳理卻發現,臺灣在大陸的戲劇演出多以雙方官方和基金會等非營利性機構推動的交流性演出為主,商業演出所占比例并不大,真正能在大陸商演的也只有《暗戀桃花源》、《寶島一村》、《最后14堂星期二的課》等數得過來的一批老劇目。“像臺灣果陀劇場和表演工作坊這兩家老牌劇團,它們已經在大陸經營很多年了,并專門成立了工作室,因此,能夠按照大陸的演出模式、市場需求來運作自己的劇目。其實,臺灣劇團來大陸演出并不容易,因為成本太高。通常要接到戲劇節的邀請才有機會成行。”臺灣大開劇團藝術總監張丹瑋向記者坦言,臺灣大大小小的演出劇團有很多,但是能夠承擔售票投資風險的很少,“我也見過臺灣劇團來大陸巡演的慘敗案例,因此,沒有足夠的資本,或者沒有長期在大陸經營觀眾的準備,臺灣劇團不敢貿然前來。”今年年初,北京一家名叫世紀華鵬的文化公司曾經花費300萬元引進臺灣舞臺劇《臺北上午零時》的版權,并在國家大劇院演出。該公司創始人汪鵬飛表示,如果直接邀請臺灣劇團來大陸演出,住宿費、舞美運輸費、演出場地費等各種費用會很高,僅演出四五場,根本沒辦法回本。

        那么臺灣劇團來大陸演出的成本到底有多高?“在臺灣,跟國家大劇院相同級別的劇院每天晚上的租金是1.8萬元,裝臺和彩排的非演出時間租金是每天2000元,而大陸像北京保利劇院這樣級別的劇場每天晚上租金要8萬元至10萬元,非演出時間的租金大概是6萬元;臺灣最好的小劇場每晚租金大約2000元至3000元,而在大陸好一些的小劇場租金是6000元至8000元。一部戲在臺灣,票房回收一點,官方補助一點,自己找點贊助,基本上4場就可以打平成本,但是來大陸演出,就算只有制作費這一項成本,劇團演出14場也打不平。”徐昭宇說,除了成本方面的問題外,大陸很多劇場所提供的演出配套技術支持也不完善,這些問題都增加了臺灣戲劇來大陸演出的難度。

        在交流中各取所需

        盡管臺灣劇團來大陸商演還存在成本、技術等多方面的問題,但是,兩岸愈加頻繁的戲劇交流將為雙方帶來相互學習與借鑒的機會。以大陸戲劇一直備受詬病的原創問題為例,在臺灣,由于劇團多,競爭非常激烈,一般一部舞臺劇演出一輪后短時間內很難拿出來再演,所以得不斷排演新劇目來吸引觀眾,正是這樣的競爭環境激發了臺灣戲劇的無限創意。在交流過程中,這些創意也會給大陸戲劇人帶來創作上的啟發。

        “兩岸戲劇文化有很多差異,這使得雙方的戲劇創作者可以通過彼此之間的交流尋求更多的創作靈感和素材,比如《求偶》就是臺灣戲劇制作人李宗熹看到上海父母為子女征婚這一現象而創作的,它完全取材于上海市民的平凡生活。”傅維伯說。

        在徐昭宇看來,臺灣的表演團體長期處于簡單的生存環境中,到其他地方會感到手足無措,相比之下,大陸的表演團體應變能力就很強,所以,讓臺灣的制作團隊去接觸大陸市場,也可以提高自己的應變能力。

上一篇: 2015年LED照明行業需關注的六大問題
下一篇: LED商業照明進入2.0時代

版權所有 北京《演藝科技》雜志社

網站運作 北京中演藝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電話: 010-64097040

京ICP證15047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149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